【人物專訪】有價值才有品牌!從「口袋裡的心理師」看見印花樂的產品行銷觀 ft. 印花樂創辦人 Ama

對品牌行銷有興趣的你,一定常常聽到打造品牌要先弄懂品牌使命、價值和願景。我們可以看見全球頂尖的大品牌幾乎都有令人讚嘆的使命,而身為新興崛起的新創產業,該如何兼顧品牌的價值和營運呢?

今天我們邀請到印花樂的創辦人兼創意總監Ama,她在大學畢業那年和兩位高中好朋友創立了這個品牌,開發了許多代表台灣特色且令人驚豔的設計產品。如果你好奇Ama創業的心路歷程,也想從品牌、產品行銷的層面了解如何從理念出發看見市場需求,並延伸出多樣化產品和服務的話,那千萬別錯過這集!

Q. 印花樂的價值和理念是什麼?當初怎麼會決定共同創造這個品牌?

我和創業夥伴們都是美術系畢業的,並在2008年畢業那年創業。

由於我們的背景都是「純藝術」出身,我們當時就發現到,在大家的認知中藝術和設計好像是不太重要的一件事,學藝術好像等於會餓死、很花錢,學了也沒什麼用。

但其實對我們而言,藝術並沒有那麼沉重。它與生活美感,甚至跟生活本身是息息相關的,藝術能讓我們生活得更開心。所以當時我們就思考:我們能不能透過一些事物,讓藝術這件事可以更平易近人地走進大家的生活中?這個提問,成為我們的創業起點。

後來因為有了更大的願景,想要讓台灣也有機會屬於自己的設計,當人們談到好的設計,不再只是聯想到國外的品牌,台灣也能做出很棒的生活設計,而且裏頭的元素是與我們自身高度關聯的。

Q. 創業的過程往往是辛苦的,是什麼讓你一直堅持下去?

想了很多原因,但我覺得最主要還是「熱情」耶!我是一個對藝術、設計與美感生活這件事有強大認同和熱情的人。

我從小就很喜歡看宮崎駿的電影,長大以後才發現裡面探討的議題都很嚴肅,包含:反戰、環境,人與人之間的悲歡離合。這件事對我有一個很重要的啟發是:溝通一個訊息居然可以用如此可愛的方式。我們可以將嚴肅的議題,用繪畫、動畫和藝術的方式呈現,這讓我在選擇藝術的過程,甚至到後來創業都很帶給我力量,我相信藝術是有這樣的力量,而它也支撐我到現在。

Q. 能不能和我們聊聊這次和周慕姿老師合作的「口袋裡的心理師」背後的理念和發想起源?

「口袋裡的心理師」主要是提供大家一個透過牌卡與內心對話的機會。

這副牌卡的理念和起源,坦白說很源於個人經驗。

這兩年的疫情對我的事業和個人生活都影響甚鉅。2019年以前,我們印花樂的產品是非常受國外客戶的好評,他們來到台灣除了品嘗美食、買紀念品,很多會因為我們結合台灣元素的設計產品對我們青睞,包括我們在前幾年也已經拓展到許多海外國家。然而疫情的襲擊、國境的封鎖,讓我們這部分的成績瞬間歸零,甚至到年底時,我們的零售商家收了一半以上。

雖然這期間做了很多努力和嘗試,但再多的努力好像都只是徒勞無功,只能眼睜睜看著事情發生。我是一個很「創意導向」的人,創意代表著未來、創新、未知,可是在這種情況下,創意變成了令人害怕、不安的存在,甚至可能帶來危險。抱持著這種心態,久而久之造就了不快樂、不健康的我。

於是我想找到一個方法,讓自己能回復到原先健康的狀態。

由於一直都有寫日記及閱讀的習慣,在疫情肆虐的壓力之下,我更加仰賴書寫,試圖引導自己,透過提問更認識自己:「你是誰?你為什麼有這種想法?你是真的這麼想嗎?」

這段期間,從周慕姿老師《過度努力》這本書中發現有許多像我一樣的「努傷族」,我們因為過度努力不知不覺傷害了自己,才驚覺原來這是大多數現代人不快樂的真正主因!在自我對話的過程中,不但讓我更認識我自己、對自己誠實,並且在誠實中讓自己更有自信。也因為這個經驗,讓我想將這段歷程產品化,做成一個學習工具,幫助大家更了解自己,走出人生的低潮瓶頸。

Q. 自我對話為什麼這麼重要?這副牌卡能如何協助我們呢?

我們會將這副牌卡定位成「學習工具」,不是占卜,也不會告訴你一個答案,而是教導你「如何自我對話」。

我建議的使用方法,其實是牌卡與日記結合,透過牌卡不同觀點的提問,自己思考後,把它寫下來,紀錄的過程就是一種梳理,藉此更了解自己。有時候會發現同一個問題,答案每天都不一樣。那麼每天的不同都是一個紀錄。

牌卡使用主要有三個階段:陪伴、提問、指引。一開始我們會教你如何陪伴自己。很多人在情緒出現的當下,都是先逃避甚至責備自己:我怎麼可以生氣?我怎麼會忌妒?但我們想告訴大家,這些情緒都很正常,沒有好與不好,應該要先承認自己的情緒。接著提問: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緒?是對誰失望?還是對自己失望?在一層層的提問中,答案會慢慢浮現。所以我才建議這副牌卡可以搭配書寫,好好爬梳自己。

專屬於你的「口袋裡的心理師」正在嘖嘖募資中,輸入折扣碼「SSTYLE」即可享有特別優惠!

Q. 想請問Ama是如何觀察到市場的需求的呢?

對我來說,設計與創作最重要的核心價值,就是「永遠與時代同步」。今天我們活在這個時代,就應該做出屬於這個時代的作品。我一直認為,設計師是個「轉譯者」的角色,我們看見了這個時代的樣貌和需求,除了指出問題,我們更應該去呈現這個問題,而我們呈現的方式,希望是以平易近人的方式。這是我的初衷,我希望生活處處是設計。

例如,在籌備這份牌卡時,正好經歷奧運期間,那次的奧運給我非常多啟發,現代人除了關注選手賽場上的表現;也會關心他們賽場外的狀態。當時媒體報導很多運動員不如意的狀態,比方說美國體操選手Simone Biles退賽、大阪直美的憂鬱症、或是看好的選手失利了,大眾的輿論已經從譴責轉向沒關係,我們都有看到你的努力,還是會給予祝福和鼓勵,並且期待下一次的表現。

我們開始懂得欣賞努力的過程,而不再以結果論斷他人。這是我覺得現代社會非常可愛的地方,展現了滿滿的寬容,也很願意看到挫敗中的機會,這讓我更確定我要在此刻把這項產品做出來,陪伴大家在不如意的時候,仍然有勇氣能迎接下一次的成功。我想,這是屬於這時代的產品。

想知道Ama如何將可能隱匿的「努傷族」這群TA做精準定位和行銷嗎?好奇的聽眾快點擊下方節目收聽吧!

【延伸閱讀】

臺灣人急速覺醒中!跟著阿乙莎靈訊從靈性角度看社群疲乏

用社群力量為認同的價值發聲!斜槓老闆傑哥的創業領導思維